ChatGPT 没让我失业,反而让我多打了几份工!

作者:Caleb

来源: 大数据文摘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工具生成

大约一年前,住在多伦多的 Ben 发现,他的一个朋友在同时从事多项工作。这样的现象在新冠期间其实就有了逐渐普遍的迹象。

Ben 的朋友自然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人,事实上,越来越多的人逐渐聚集在一起,逐渐形成了一个成熟的社区。

他们还发展出许多专业用语,比如他们会把自己称为 Overemployed,简称 OE,第一份工作称为 J1、第二份工作是 J2,以此类推。

此前有媒体报道,有些人身兼高达 J5 个工作,赚进年收入 120 万美元。

Ben 目前在一家金融科技公司负责新产品的营销工作,涉及到写报告和 PPT 等内容创作。他始终认为要同时打两份工对他来说是“不可能”的。

直到 的出现。

很快,Ben 就上手了这款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原本耗时的工作也变得容易多了。他表示,他身边所有人都会在工作中使用 ChatGPT,这也让他对打两份工的做法跃跃欲试。

他甚至用 ChatGPT 来写求职信,“这是我今年找到工作的唯一原因”,Ben 说到,“但老实说,ChatGPT 能做我的工作的 80%”。

确实,ChatGPT 横空出世以来,人们越来越担心人工智能对就业市场会产生影响,尤其是那些可以自动化的工作。但对于另外一群思维敏捷、偶尔“狡猾”的人来说,ChatGPT 成为了一个不用害怕甚至可以利用的机会,当然他们的老板对此毫不知情。

有史以来最好的工作助手

其实早在 ChatGPT 之前,OE 的圈子里就已经悄悄地在进行一场安静的军备竞赛,以确定 AI 能缩减多少工作日了。

对于选择 OE 的人来说,他们的目标就是增加可能的收入,或者至少减轻身兼数职的负担。例如,当 Ben 的一位老板现在要求他为即将发布的产品写一个有卖点的原创故事时,他向 ChatGPT 解释了一下基本信息,并提供了创作模板,然后,ChatGPT 给出了创作大纲并帮助填写具体的段落。

Ben 表示,AI 聊天机器人知道自己的头衔和职责,自 发布以来,AI 更能理解上下文。“我让它创造一个故事,它会根据我提供的背景来迅速做好这件事”,“有时它也会出错,但这都在可接受范围内”,他只需要调整一些“小问题”。

甚至在一些情况下,Ben 会要求 ChatGPT 对来代替他回应经理的 Slack 消息。在这种情况下,Ben 要求 ChatGPT 将消息全部小写,这样看起来更自然。

另一位选择 OE 的员工也提到,他们已经开始使用 ChatGPT 来转录 Zoom 会议,这样他们的工作就会轻松很多。曾担任过软件工程师、产品经理和解决方案架构师的 Charles 表示,他自 2020 年以来一直在 OE,说 AI 让工作变得更加容易。

比如他在的一家 FAANG 公司,Charles 能将一些书面任务外包给 AI,让它们来写备忘录。在这种情况下,他会把相关的事实和参数输入到一个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中,它会非常迅速并连贯地列出所有。除此之外,Charles 也会用 AI 来为工程师制定方向,并在编码时创建一个“基础”(foundation)。

他说,ChatGPT 写的代码“经常”会完美运行,也很容易就能识别和解决错误。

英国一名大学讲师 Marshall 也秘密经营着一家数字营销机构和一家科技初创公司。自 ChatGPT 发布以来,他就“一发不可收拾”,他甚至在课堂上趁着学生做练习的时候开始工作。这也让 Marshall 将自己视为创意人(idea man),ChatGPT 则是劳动力(labor)。聊天机器人能帮他生成业务计划、内部系统文档、博客文章和 Excel 电子表格,他估计,ChatGPT 通常可以完成 80% 的流水线工作,自己只需要处理最后的 20%。

“这是一名织布机操作员,而不是 100 名织工”

Charles 不仅是 OE 的一员,他也是 FIRE 运动的积极分子。

FIRE 的理念是“财务独立,提前退休”(Financial Independence, Retire Early)。不到 30 岁,Charles 就已经通过两份工作赚了 500,000 美元,身价达到了约 300 万美元。他希望通过第三份工把自己的薪酬提高到 80 万美元,并在 35 岁时达到 1000 万美元的净资产计划。

尽管他已经在使用 ChatGPT 从事多项工作,但 Charles 仍然在努力寻找使梦想更容易实现的方法。他说,过去已经能够将编码任务外包给第三方,并且他一直在试图开发一种技术,能让别人在屏幕上模仿他的声音和图像。他说,一旦他能做到这点,他的工作就可以外包给一个人,让他“为我完成我的工作”。

在这种时候,就总觉得 OE 好像在利用 AI,而与具有招聘和解雇能力的老板相比,这些员工显然更了解自动化工作工具。

一个在信息技术领域从事多项工作的人公开谈到了由此产生的压力。如果老板们意识到这些工作可以由机器人来处理,他们则可能面临被辞退被取代的风险。因此,员工们有充分的理由对此保持沉默。

大多数 OE 的员工认为,他们的工作需要基本的专业知识水平,即使使用 ChatGPT 也是如此。尽管如此,仍然有一些成员仍然觉得他们已经看到了未来,但他们不喜欢这样的未来。

比如 Ryan。Ryan 在中西部的一个大城市从事数据分析和营销方面的多项工作。在过去的一年里,他亲眼见证了 ChatGPT 是如何让他的工作越来越自动化,包括撰写广告文案和博客文章。这一壮举让人感到兴奋,让工作变得更轻松了,“我现在可以在 45 分钟内完成一篇博文,这太疯狂了”。

但令 Ryan 担心的是,有时候,他忍不住觉得 ChatGPT 进入营销行业就像是现代织布机进入纺织行业。

“这是一名织布机操作员,而不是 100 名织工。”他说。

相关报道:

https://www.vice.com/en/article/v7 begx/overemployed-hustlers-exploit-chatgpt-to-take-on-even-more-full-time-jobs

https://www.cw.com.tw/article/5123469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网站受reCAPTCHA和Google隐私权政策服务条款适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