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复旦大学学者蒋昌建:对Web3、AI等行业的深度思考和重点解读

4月13日,在香港嘉年华现场,我们Nail直播栏目 “Blocknow大咖访谈”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蒋昌建老师。蒋老师凭借其温文尔雅的气质、儒雅睿智又不失幽默的主持风格,备受观众喜爱。这次蒋老师是作为“2023香港Web3嘉年华”活动的特邀主持嘉宾来到香港,所以我们本次访谈的主题也是关于蒋老师对Web3、人工智能AI等行业的深度思考和重点解读。

主持人:Laura,Nail Co-founder

特邀嘉宾:复旦大学知名学者、博士,著名主持人蒋昌建老师

Laura

作为此次“2023香港 Web3嘉年华的活动特邀主持人,蒋老师您是如何看待Web3的呢?在您看来它会成为互联网的新一轮叙事吗?

蒋老师:

我认为Web3已经成为互联网新的叙事了。我们知道技术的发展都有一定的内在联系,比如,没有互联网,没有大数据,没有区块链,没有人工智能,那么就不会谈到Web3。而当Web3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那么,大家便会对其技术应用进行热议,就形成了一定的叙事议程。同时,Web3在不断发展,在持续向前迈进,从而得到了香港市政府的关注,公布了一系列的政策支持和鼓励,引发了新闻热点从而使得Web3叙事处于媒体议程设置较前的位置。

另一方面,再加上Web3本身的去中心化、分布式、开放性和透明性等特点,在理论和实际应用上能解决当下互联网所发现的一些痛点,进一步促进了Web3成为互联网的新一轮发展叙事。

但Web3这轮叙事能持续多久,也是我们需要思考和关注的。

首先,Web3能否向其所宣称的那样,解决当下互联网web2时代所发现的一些痛点,从而推进互联网向前发展;

其次,一项新的技术或者应用,一开始都不是完美无缺的。那么,它要解决的问题与它在解决问题中产生的问题相比,哪一个更大?如果解决问题的成本更高,风险就会更高,那么叙事便会大大缩短;

最后,从Web2到Web3如何去融合?Web3虚拟经济如何赋能实体经济?以及它庞大的经济系统对人们的经济思维和经济行为产生怎样的改变?这些都会影响Web3叙事的长短。

Laura

今年以来火爆市场,由此也引发了人工智能AI的火热。ChatGPT给我们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了很多便利的同时,也引起了人们对人工智能觉醒的担忧,许多科学家和公众人物因此都公开表示禁止深入挖掘AI项目,不知道蒋老师是如何看待这种争议呢?您又如何看待人工智能的未来发展呢?

蒋老师:

首先,ChatGPT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开发应用。它给我们在收集、处理以及甄别信息等方面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也给我们节省了大量时间,避免我们在用传统的方式去相关方面的工作,它在单位时间内处理的信息量要大很多。同时,ChatGPT的辩证法非常的娴熟,它能对于一个问题,在索取答案过程中就进行某种意义上的立场建构,左右逢源、不偏不倚,这也特别符合人们在面对一个争议性问题时的心理结构。你可以说这是比较人性化设计。这些都对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实际的帮助。

其次,对于许多学者和公众人物对于人工智能的担忧问题,霍金先生很早就提出过“机器学习的速度远远超过人类”这样的一个观点,包括许多社会人士都和霍金站在一条线上,都不主张对人工智能进行深度挖掘,也反对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用在战场上。他们所担忧的有一定的道理。马斯克最近也提出要控制Chatgpt发展的速度,也是这种担忧的一种表现。

一方面ChatGPT拥有非常庞大的知识库,它会从知识库里有效地组织信息,最后呈现在我们面前,当使用者完全接受人工智能加工处理后所呈现出来的信息,并且我反复就其所呈现出的内容进行深入对话,这方面的人工智能也就会越聪明,从而在原先的知识场域里不断地滚动下去,慢慢便形成了知识茧房,这多多少少会制约人类的想象力,甚至有可能它会在某个方面激发你的好奇心,但在另一方面扼杀你的好奇心。

另一方面就是“主宰你自己的命运是来自于什么”的一个哲学思考,随着人工智能不断深入的发展,人类对其已产生了依赖性,它的知识储备和对信息的搜集、处理和应用都超过人类的时候,人类便会失去原本的主导地位,那么“主宰你自己的命运是来自于什么”这个问题就尤为重要了。

而我对这个问题的态度是谨慎的乐观,原因就在于刚刚提到的关于人工智能的优点,同时,社会也在不断地向前发展,我认为我们最后会和ChatGPT一起融合发展,这可能是一个历史发展的必然,就像早期计算器的出现,满足了人类对计算的需求,而人类也并没有完全丧失计算的能力,所以我本身没有那么悲观,因为碳基和硅基的生命,我觉得融合的可能性会很大,到那个时候用简单的二分法就很难面对谁来主宰世界这个哲学问题了。

Laura

元宇宙的出现满足了人类对虚拟现实世界的追求和向往,那不知道蒋老师如何看待元宇宙?它会成为科幻作品中描述的那样人类第二世界吗?

蒋老师:

首先,你提到了元宇宙满足很多人对虚拟世界的一个梦想。我们现实的场景已经非常多元化了,与虚拟场景的接触也越来越多。比如以游戏为例,游戏其实就是一个虚拟世界,所以元宇宙不是突然到来的,我们跟虚拟世界已经有了连接,而在游戏里,玩家可以实现一定的自我满足。而当VR、等各种各样的设备和应用逐渐完善的时候,我们与虚拟世界的接触便会进一步加深,技术的进步和内容的丰富,会吸引更多的人去关注,从而对虚拟世界产生一定的追求。但在可预见的将来,虚拟和现实并不会相互替代,虚拟世界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满足一部分人的自我实现感,但这并不意味这现实物理世界对他们没有意义。

其次,元宇宙并不是我们现在所呈现的简单的为一个房子建模。元宇宙的发展,它必定是Web3各方面因素的一个集合体,不是单一技术的体现;另外,元宇宙需要具有一定流量的活动场景;最后,它基于人性,我们到元宇宙中活动,人与人、人和虚拟物体之间的关系如何界定,元宇宙如何给自己带来自我实现的机会,是否有更加自如的价值创造的空间,等等元宇宙的发展都需要基于对人性的考量来研判。

最后,对元宇宙我们要展望它的前景,但是也不要去误解它,同时,注重基础设施的开发,搞清楚真正的元宇宙是什么,最后,把各种各样的Web3应用和开发叠加起来,慢慢形成我们所展望的元宇宙形态。

Laura:

Web3与元宇宙的发展都离不开底层技术和基础设施,那么,公链作为Web3的基础设施,您如何看待像MOVE语言系的SUI、Aptos,元宇宙公链BFMeta以及专注,您对它们是否有关注?又如何看待它们呢?

蒋老师:

随着Web3的应用和发展,我们逐渐意识到了其所面临的三难困境,就是在安全性、可扩展性和去中心化程度之间需要取得平衡的难题。其实学术界和产业界也都在积极探索各种解决方案,比如开发安全、高效、便捷的新公链,如使用智能合约语言MOVE开发的SUI和Aptos,开发者能够更灵活、安全地在链上定义和管理数字资产,这其实解决了部分的问题;据我所知,BFmeta也正在和对web3有感知的艺人商讨合作,如何将其音乐资产上链,探索娱乐产业Web3+的发展新路。

另一方面,公链的价值取决于生态,生态越繁荣你的价值也就越高,而目前以太坊是当之无愧的领头者,其次,便是各大公链相互竞争的局面。所以,这时候你就需要开辟一条新的道路,避开现有的竞争,打造一种新的模式,比如专注于metaverse、storage、NFT和DID等赛道,从而实现共赢发展的。

Laura

在4月11日,香港正式成立了香港Web3.0协会,同时还设立了Web3Hub基金,您认为这会给香港带来怎样的影响?

蒋老师:

香港市政府的确是一个非常开放,具有创新意识,而且专业化的团队。作为世界金融中心之一,香港市政府非常敏锐地观察到了Web3技术,成立了香港Web3.0协会支持和鼓励Web3产业发展,为香港科技和金融产业发展打开了一个新的窗口;另外香港最近一两年也着手完善监管制度,这又为产业发展带来合规化保障。Web3协会的建立使得产业与政府、产业从业者之间得到相互连接,同时也为web3健康稳定的发展提供思想库的支持。香港数码港Web3hub基金的成立,无疑也会鼓励Web3的创业者汇聚香港,在香港开拓相关的事业,也为香港成为Web3发展的引领者提供坚持的社会基础。所以,通过这些举措,我认为香港应该能够抓住Web3发展机遇。尤其是面对一个新的科技创新多带来的新的发展赛道,香港一方面通过一系列的政策制定助力Web3的企业快速发展,一方面也划线设灯提供必要的监管保障,相信Web3在香港的发展一定有许多激发想象的愿景。剩下的便是用时间来求证。当新兴的Web3行业最终成熟起来,在巩固香港金融中心原有的优势存量的基础上,也会给其带来更新迭代增量的提升。

Laura:

网友提问:老师您认为脑机接口技术会成为人类进入元宇宙的入口吗?

蒋老师:

首先我不排除脑机接口应用到元宇宙的场景里,但在应用中可能会出现两种可能,第一就是生命议程的最终主导权在人类自身的手中,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同时存在;第二则是交出自身的主导权,脑机接口技术能够提取我的意识,我希望在元宇宙的世界里永生,从而成为数字人,使我的硅基生命不和碳基生命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Laura:

网友提问:蒋老师如何看待ChatGPT搜集用户资料这个问题,您觉得AI掌握在某个公司手中是否会存在一定的风险。

蒋老师:

我认为这个问题其实不太需要担心。我们需要明白ChatGPT的资料并不是自己生成的,它的所有资料都是基于互联网信息库里的数据,都是可以公开搜索到的,而如果说,ChatGPT搜集到的数据属于隐私数据,那么,这时候我们就需要知道这些数据是从哪里获得的,如果是数据公司存在数据泄露,它也就不是ChatGPT的问题,而如果是ChatGPT足够聪明,能够自主获取到你分布在不同平台上的各有侧重的数据并有机地整合,且这些数据有供第三方不当使用风险,或者公开被获取会让数据主体感到不适的话,这时候我们就需要形成一定的共识,制定相应的法律来保障这些设计个人隐私数据的安全。

Laura:

网友提问:蒋老师,主持人是您另外一个身份,您认为人工智能在未来会替代主持人这份工作吗?

蒋老师:

我认为会的,但是人工智能只能取代一部分节目主持的工作,不能完全替代。首先,人类是具有情感的,主持人在主持时某些环节会把自身的情感带入其中,不自觉地形成特定的节目效果,而人工智能在目前这个阶段,一方面它不可能复制人类所有的情感,即便人工智能模拟人类99%的情感,还有1%是它无法模拟的,另一方面情感即便可以模拟,但在什么节点上触发,情感的表达力度等,人工智能应该尚不能向人那样作出反应;其次,ChatGPT本身是需要数据库和模板的,当我相关数据和模板不授权给它,那它也就无法复制我,也就无法替代我的主持工作。最后就是挤出效应,比如当主持工作只是需要宣读稿件,不需要生动的情感表达,那么这时候我可以授权给他,而我也有更多的经历去从事其他工作的处理。基于以上这些,所以我认为人工智能目前看只能取代一部分节目主持的工作,不能完全替代。当然,这里还有一个游戏化生存的问题,即有些观众更乐见数字人的主持,由于他们长期沉浸在虚拟场景里,其审美、信息接受和娱乐消费等的通道更愿意向数字人敞开,可能他们对数字人主持更能接受。换句话说,对于一部分观众而言,他们愿意接受人工智能话的数字主持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网站受reCAPTCHA和Google隐私权政策服务条款适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