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C热潮,是散户「最后的狂欢」吗?

这场比特币上的游戏,或许是散户的胜利与最后的机会。

撰文:Cookie,

每年一度的 季它又又又又来了。

这是一个充满焦虑的季节。财富自由的故事似乎在不断发生,害怕没能上车的 FOMO 情绪能够战胜所有未知的恐惧。

这是一个自我怀疑的季节。喜欢看基本面买 的玩家容易自我怀疑,认真做事情苦苦支撑的项目方容易自我怀疑。批量制造故事,在数量中碰撞成功,一切都是这么举重若轻。辛辛苦苦去运营一个项目来多方位建造起成功,是多么让人迷茫。

其实,太阳底下没有什么新鲜事。只不过,这次有了一个新的赌场—比特币主网上的 BRC-20。

突然,就火了

各个社区都被 BRC-20 Token 相关的内容席卷。什么是 BRC-20?、BRC-20 和 比特币 有什么区别?、怎么买?、UniSat 的交易市场要怎么样开通交易权限?… 这些问题不断有人提问,也不断有人回答。Twitter 上,似乎一夜之间所有 KOL 的目光都向 BRC-20 看齐,各种 BRC-20 相关的 Thread 以惊人的速度出现。

随手翻阅了一下各个微信群的聊天记录,火热的情绪似乎要把我电脑的 CPU 给烧炸:

甚至在闲鱼上都出现了 BRC-20 的踪影:

(图片来源:@coolish)

4 月 24 日至 5 月 3 日,累计新增了 181 万 5157 个铭文。其中,新增文本类型铭文 178 万 7862 个,新增的图片类型铭文仅有 3122 个,比特币 NFT 市场可以说完全变成了 BRC-20 市场。然而,就在一个月前,大家的注意力还在图片上。

近来,铭文的增长几乎完全由文本类型支撑,BRC-20 Token 的 Mint 以及 Transfer 都依靠创建新的文本类型铭文

4 月 30 日与 5 月 1 日这两天,BRC-20 交易的数量甚至占到了所有比特币交易的一半,手续费占比超过 30%。目前,BRC-20 交易产生的手续费总额已经突破 135 BTC。

BRC-20 交易数量在所有比特币交易中的占比情况变化

首个被部署的 BRC-20 Token $ordi 的价格如火箭发射一般快速蹿升。在一个已经解散的 BRC-20 OTC 群里,4 月 19 日这天还有单价 0.088 美元(1 张 = 88 美元)的 $ordi 出售。而到了 4 月 25 日,在 Ordswap 的 OTC 里,$ordi 的出售喊价已经几乎在单价 0.65 美元(1 张 = 650 美元)以上。而到今天,$ordi 在 UniSat 市场上的单价已经突破了 8 美元(1 张 = 8000 美元)。由于 UniSat 的每笔挂单金额限制在 0.0005 BTC – 0.05 BTC,玩家们已经很难在 UniSat 上通过一笔交易买入 300 枚以上的 $ordi 了。

$ordi 4 月 26 日至 4 月 30 日的价格走势(图片来源:@Ca1aba93)

作为当前市面上几乎是唯一的 BRC-20 交易市场,又有着 BRC-20 Mint 和 Deploy 功能,UniSat 无比热闹。4 月 29 日开始,UniSat 时不时被冲锋的玩家们弄得出现卡顿。由于每张铭文能代表的 BRC-20 Token 数量通常被设置为 1000,所以 Mint 10000 枚也就意味着要铸造 10 个文本类型的比特币 NFT,玩家们唯恐在一级市场错失金狗,疯狂地拉高 Gas 并不断往 UniSat 上提交 Mint 交易。

链上的手续费率数据也体现出了玩家们到底有多热情。4 月 20 日之前,1 – 2 sat/vB 的费率每日稳定占比 50% 以上,能到 20 – 30 sat/vB 的费率已经很卡了。但是近几天,我们甚至看到了有着一定占比的 100 – 125 sat/vB 费率。

很难想象,在 BRC-20 如同淄博烧烤一般爆火之前,整个 Ordinals 协议的热度增长其实已经放缓。这次的出圈,就像冰火两重天一样神奇。

北京时间 4 月 9 日 凌晨,铭文数量突破了 100 万大关。此后的一周,每日新增铭文数量并不多,甚至有不到 1 万的情况出现。当时中文圈乃至整个 Ordinals 圈的 Space 几乎都是熟人面孔,中文圈的日常 Space 大约也就是 30 – 60 人的规模,每晚聊天的朋友几乎都相熟了,鲜有新面孔。

4 月 9 日 – 4 月 20 日这段时间,铭文的每日增量出现了一个周期性的低谷。(如下图中蓝色柱状图的红框部分所示)而在 4 月 23 日之前,仅出现过一次 BRC-20 当日交易手续费占比超过非 BRC-20 铭文交易手续费占比的情况,大部分的时间里,非 BRC-20 铭文交易手续费占比都远比 BRC-20 交易手续费要多。(如下图中黑灰色柱状图的红框部分所示)

4 月 23 日,UniSat 的 BRC-20 市场上线,但是 4 月 24 日凌晨就因为业务漏洞紧急关闭。随后在 4 月 27 日重新开放。

4 月 24 日,OKX 宣布其钱包插件已支持展示/转移比特币 NFT。同一天,Binance 官推也发布了一条Ordinals, made simple的推文。4 月 27 日,OKX 中文官推发起了你希望 OKX 支持 BRC-20 吗?的投票,并在同一条推文中对 Ordinals 协议与 BRC-20 Token 进行了简单介绍。CEX 入局比特币 NFT 的想象开始有了清晰的轮廓,$ordi 的涨势开始被注意到,并逐渐出圈。

其实直到现在,我也没能想清楚到底是哪个点最直接地引爆了 BRC-20 的狂潮。太快了,真的太快了。

其实一个月前,我们差点就放弃了

在各路 KOL 开始带领广大玩家进行你为什么没有抓到 BRC-20?的深刻反思时,xiyu、Huan.sats 与 Ivan 等从 Ordinals 协议正式上线初期就开始活跃在圈内,并因观点/教程输出或开发的原因被熟知的老玩家们却在这波爆火期间显得十分冷静。

xiyu 在 2 月份从 Twitter 上发现到 Ordinals 的相关内容并开始深入研究。彼时恰逢比特币进入反弹行情,又觉得以太坊没有新故事可讲,就开始回过头来研究比特币。xiyu 还曾根据 BRC-20 的缺陷设计了一个现金系统,后续可以作为一种铭文稳定 Token,把这个稳定 Token 加入到系统中。Huan.sats 在 Ordinals 协议上线主网的第二天从 Decrypt 的文章了解到 Ordinals 并且开始了研究。

Ivan 是 BRC-1155 的开发者,可能也是三个人当中最有仪式感的。在深深为 Ordinals 协议着迷后,为了表达自己的热爱,特意挑选了一只有着橙色背景的 MAYC 来纪念自己与 Ordinals 的相遇。

正如我在过去的文章中曾提到的,他们从没有预想过 BRC-20 会发展得如此之快。

Ivan 最初对 BRC-20 不太看好,但还是抱着试一下也无妨的心态以及对 Ordinals 生态内创新实验的支持,Mint 了一些 $ordi。当晚,UniSat 上因为 $ordi Mint 出了一堆还未被网络确认的铭文,看到如此热闹,Ivan 又拉满矿工费加注。而谈及 BRC-20 的发展速度,Ivan 回忆起了当时 $meme 的铸造情况。$meme 是第二个被部署的 BRC-20 Token,总量 99999 枚,每张铭文只能代表 1 枚 $meme。Ivan 说,当时大家心里还在犯嘀咕,99999 张铭文,真的打得完?

Ordinals 生态一下子涌入了这么多新玩家,到底算是件好事还是坏事?三位都认为利弊共存,但总体利大于弊。有利的方面,Ordinals 生态因为 BRC-20 非常成功地出圈了,有更多的人了解到了比特币 NFT。而有弊的方面,三位的角度则各不相同。

xiyu 认为,BRC-20 的火热挤占了图片(艺术)比特币 NFT 的空间。(正如我们在前文曾提到,4 月 24 日至 5 月 3 日,累计新增了 181 万 5157 个铭文。其中,新增文本类型铭文 178 万 7862 个,新增的图片类型铭文仅有 3122 个,仅占新增铭文数量的 0.172%。)但同时,xiyu 也说这其实算不上弊端,虽然他认为这是个不健康的现状,但相信市场会自我修复。

xiyu 的这个观点,恰好我与蓝莓在聊天中也谈起过。我做了 Bitcoin Pizzas,而蓝莓则做了 PixelBirds Sparrow。之前我们觉得,Ordinals 协议的出现让中小创作者有了一个能见度更高的舞台,同时也因为没有智能合约,项目启动对创作者来说更友好。这里可能会成为一个不大却精美的独立工坊,中小创作者在这里会像游戏圈中的独立游戏开发者一样共同成长。但现在,艺术沙龙门可罗雀。同时,暴涨的 Gas 费以及低迷的文化氛围,也暂时让更多的创作者对进入比特币 NFT 持观望态度。

4 月 24 日,$ordi 即将出圈的前夜,第一起金额过百万的 BRC-20 诈骗案在这天暴雷。

一个名叫 Bzz.eth 的 BRC-20 OTC 群主,在 4 月 24 日这天被爆出吞大单(开小号宣称高价收购,在卖方把 $ordi 转过去之后找借口取消交易,然后使用无效的 Transfer 铭文将责任推给卖方并拒不归还)、出尔反尔提升担保费以及在买卖双方之间传递不同的价格吞取差价。在 3 月 20 日, 曾对该担保群群主进行过采访。当时他透露的平均交易额为 300U,平均每日交易笔数有 20 笔。

吞币过程以及后续被发现二者是同一个人

随着 UniSat 的 BRC-20 交易市场的上线以及 Ordswap 在官方 Discord 推出的担保服务,BRC-20 交易的安全性目前已得到了很大改善。

$nals 的故事:我就是土狗,你买不买吧?

今年的五一假期,对 Null 来说,是忙碌的。他一天 25 小时高强度蹲在电脑屏幕前,像一个耐心的猎人一样等候着新的 BRC-20金狗出现,然后疯狂地 Mint。

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受到他掰着手指头向我报菜名一般地分享他的战绩时的那种自豪感。

$piza、$moon、$8888、$lowb、$#gua、$ngmi、$noot、$gmgn、$noce… 有些记不清楚是不是五一假期打的了,反正是最近,还有的还没卖完就不上采访了。你就说,哥是不是 BRC-20 传奇?

除了潜伏在一堆 BRC-20 相关的讨论群中,他还死死盯着 UniSat 上的 BRC-20 看板,主要观察 Holder 数量和 Mint 速度两个指标。一旦发现了心仪的目标,比如出现了一堆未确认 Mint 交易的 Toekn,他会马上考虑要不要把 Gas 拉高,冲锋。这里边也会有一些 Gas 拉的很低制造 FOMO 假象的情况出现,因此在决策上,他追求速度,也同时兼顾谨慎。

秉持着卖飞永赚的原则以及实战累积的 Token 筛选经验,Null 在五一假期收获颇丰。他最初是因为图片类型的铭文而被吸引到 Ordinals 生态中,现在他也依然坚持只把自己的真爱留给图片。

BRC-20 突然就这么起来了… 咱们都算老玩家了,你心不心慌?反正只要我没格局,我就不心慌。$ordi 我会拿住,其他的该卖就卖,少赚都卖。资金盘的风刮到比特币主网上就能永动?不存在的。在平时的聊天中,Null 给我的感觉都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但是这次他居然有点伤感,一开始我就是想收点图片,毕竟在比特币上,这事咱俩说过 N 次了,挺酷的,而且也不贵。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有了利益,事情就开始变复杂了… 我一个韭菜在哪里冲土狗都是冲,只希望这里的人都可以坚持理想主义的初心吧。

BRC-20 有着非常高热度,加之玩家群还不是太大,共识的凝聚不新鲜但却相对容易。大家的目标明确,故事好不好听不重要,能不能赚钱才重要。流量,或者说影响力,在起飞过程中作为杠杆的撬动作用,要比 ETH 来得更大。

由于 BRC-20 Token 的名称受到 4 个字符的限制,一个名为 $nals 的 BRC-20 Token 以Ordi + nals 给 Ordinals 一个完整的家这样的故事受到追捧。$nals 其实早在 3 月 10 日就已经被部署,但直到 5 月 1 日才被全部 Mint 完。

$ordi + $nals = ordinals

Mint 全部完成后,$nals 的价格以惊人的速度起飞。根据 UniSat 上的成交数据,$nals 在 Mint 全部完成后的大约 12 个小时内就完成了 20 倍的涨幅。

像 $nals 这样的金狗似乎满地都是。在 UniSat 上随便找几个热度靠前的 BRC-20 Token,都在飞,只是起飞的姿势略有差异。

$pepe,接近 10 倍

$moon,5 倍以上

$utxo,从最低点上涨了 5 倍以上

这些起飞的 Token 都和 $nals 一样,讲着听上去无厘头的故事。无所谓,情绪最重要。看看下面这些招式,ETH 的土狗猎人们有没有熟悉的感觉?

ERC-20 和 BRC-20 上的癞蛤蟆强强联手

所有 BRC-20 Token 都要 To the $moon

Ordinals 离不开一笔笔的 $utxo

为什么会有meme 季?

Huan.sats 认为,有人赚钱就肯定有人亏钱,投机过热可能会导致很多新玩家面临亏损。同时,BRC-20 作为账本系统本身还不够高效,有被更好技术替代的风险(比如该协议作者就在官方文档中指出:Would also like to mention that the taproot enabled concept of issuing assets on the bitcoin blockchain is not novel, and Taro is unequivocally a better solution),越是有了更高的热度,技术本身的问题越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和讨论,这样才会使 BRC-20 乃至整个 Ordinals 生态越来越好。

Ivan 认为,出圈了只是开始,更重要的是怎么把新玩家留存在 Ordinals 生态内,而不是随着未来可能的热度减退又慢慢地把人给流失了。需要思考的是,BRC-20 带来了更多更好的项目方进入生态进行建设吗?如果暂时还没有,那么要如何做到这一点?毕竟,优质的项目才能在未来持续不断地为 Ordinals 生态注入增量。

除了分享自己的观点,xiyu 与 Ivan 还与我分享了他们对其他 Ordinals 老玩家乃至比特币老玩家的态度的观察。

根据 xiyu 的观察,老玩家们对 Ordinals 的态度大概有以下这几种:

1. 探索能把以太坊上的东西转移一部分到比特币链上,也算是一种贡献;

2. 不反对,你们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只要不是分叉这种形式就行;

3. 拿好自己的比特币,你们搞得好,比特币持有者一样受益;

4. 别想用图片、数据骗我的比特币。

而对于 BRC-20,xiyu 说老玩家大多都不对 BRC-20 表态,这本身可能也代表了一种态度。

Ivan 的观察结果则是 Ordinals 老玩家对 BRC-20 的态度两极化。有的认为 BRC-20 作为一个 Token 协议系统,虽然在交易、记账等各方面的支持仍然相对落后,但坚信未来一定会有更完善的配套基建来解决,看好 BRC-20 的未来发展。相反,有的则认为 BRC-20 偏离了重心,在安全性和去中心化极强的比特币上建立 BRC-20 是本末倒置,纯属多此一举。

关于 BRC-20 自身的技术短板,xiyu 与 Ivan 都强调了中心化依赖的问题。

Ivan:在技术角度,BRC-20 难以通过铭文来实现顺滑的交易流程和去中心化的记帐系统。毕竟当链上的交易活动日渐频繁,转帐的复杂性会把数据量增长得异常庞大且难以追踪,当前还是需要依赖单一中心化项目方来实现相关的记帐系统,而这是存在系统性风险的。然而,社群意见普遍倾向不接受以映射或侧链方式,把 BRC-20 协议的 Token 转到不同的链上进行更方便的交易和应用,而是仅接受在比特币的原生网络上实现相关操作,以突显其独特之处。不过,在目前的技术支持的下,要实现以上更用户友好的操作流程,此举则意味着 BRC-20 协议将需要牺牲比特币的去中心化特性,改为迎接极度依赖中心化的支持。

BRC-20 具体到各个 Token 后从资金盘的角度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 BRC-20 整体上有两个很能吸引增量的叙事:

1. 比特币主网上的山寨 Token;

2. 天然的无主性。这一点从各个社区的反应来看很对新玩家的胃口。由于 BRC-20 Token 的部署者没有办法给自己预留任何 Token,想控盘要么自己也和普通玩家一样花 Gas 去 Mint,要么花钱从普通玩家手里收筹码。玩家们觉得,炒 ETH 上的土狗是炒,炒 BRC-20 也是炒。与其被 ETH 上的土狗通过预留筹码老鼠仓的方式割,与其玩所谓的价值投资项目看着 CEX 、机构和做市商大口吃肉,不如到 BRC-20 上翻身做主人。

恰逢meme 季,ETH 又出现了 $PEPE 这样的暴富神话,BRC-20 潜在的可能性也更让玩家们 FOMO。Binance、OKX 等大 CEX 会上架 BRC-20 Token 的吧?现在上手难度还这么高,还有很多玩家之后会入场的吧?

至于为什么会有meme 季?每次的meme 季出现,都是天时地利人和。比如两年前的 $Squid鱿鱼 Token,因为上了电视被冠以社区自治的名头从 Rug Pull 死灰复燃,再次飞天,引爆市场情绪后又有了拍卖宪法失败的 $People,这就是天时,往往比较无聊、缺乏热点的行情就会是 meme Token 表演的时候。地利很简单,这里是 的世界,成千上万倍的涨幅已经有了不少先例,炒 meme 可以自由的故事已经深入人心。至于人和,趋势已出现,情绪被点燃,在这之上再去找逻辑,真的还重要吗?

只不过,meme 的感染总会带点感情。就像下面的这些案例:

meme 季来去如风,年复一年。只是每一次的meme 季,玩家们总容易有一种末世的焦虑感—百倍、千倍的暴富机会还能有多少?急切的渴望下,BRC-20 似乎成了一块希望之地。只是,到底谁赚了,谁又亏了?这场比特币上的游戏,真的是散户的胜利与最后的机会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网站受reCAPTCHA和Google隐私权政策服务条款适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