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亏损疯狂融资,OpenAI面临开源隐忧

文|周鑫雨

编辑|苏建勋

图片来源:由无界 工具生成

风光无限的,近期被翻开了“大出血”的B面。

2023年5月4日,在媒体The Information的报道中,三位了解OpenAI财务状况的人士透露,由于去年开发ChatGPT并从谷歌招聘关键员工,OpenAI的亏损大约翻了一番,达到5.4亿美元左右。

据报道,尽管在OpenAI于2月推出付费版聊天机器人后,公司收入有所增长,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客户使用其人工智能技术,以及该公司对该软件未来版本进行培训,这些成本可能会继续上升。

而大量出血的另一面,是OpenAI在融资上的大动作。上述知情人士透露,OpenAI首席执行官Sam Altman曾私下暗示,公司可能会在未来几年筹集至多1000亿美元资金,以进一步开发人工智能的能力。

2023年4月29日,一项超3亿美金的融资又发生在OpenAI身上,其投资阵容愈发豪华:据TechCrunch报道,包括Tiger Global(老虎全球管理)、Sequoia Capital(红杉资本)、Andreessen Horowitz、Thrive和K2 Global在内的风投公司纷纷增持新股。

此外,PayPal CEO Peter Thiel据称也已经入局,一旦成功交割,这或将成为其联合成立的Founders Fund的首次投资。

更早些,今年1月,老伙伴微软再向OpenAI加注了100亿美元。与新老资本完成交割后,OpenAI目前的估值或高达290亿美元。

5月3日,Altman曾在公开场合表示,OpenAI“将成为硅谷历史上资本最密集的初创公司”——这一切正在发生。

出血一面:烧钱和开源双夹击

大模型入场费的高昂,已经无需赘述。“亏损5.4亿美元”这一此前未公布的数字反映出,在OpenAI开始出售聊天机器人的使用权限之前,首先需要在覆盖训练成本上负重前行。

5.4亿美元的缺口,会让不少资源能力较弱的初创公司对AI领域望而却步。从这点看,OpenAI、谷歌等资源实力强劲且具有先发优势的厂商似乎是最终的赢家。

但5月5日在社交软件群组中匿名泄露的一份谷歌内部文件给出了相反的答案。其中提到:“我们没有赢得这场竞争,OpenAI也没有。当我们还在争吵时,第三个方已经悄悄地抢了我们的饭碗——开源。”

一个典型的案例LLaMA泄露门。是2023年3月8日,自研的70亿-650亿参数AI大模型LLaMA惨遭泄露,不少网友都通过论坛4chan上发布的资源,成功下载了70亿参数的LLaMA。基于LLaMA这一基座的更优模型也紧接着纷至沓来。

不少开发者认为,LLaMA的意外开源削弱了不少竞争对手。正如谷歌的泄密文件提到的那样:训练和试验模型的门槛从主要研究机构,精简至了一个人、一个晚上和一台强大的笔记本电脑。

另一个典型案例是,随着去年的爆火,Hugging Face等AI模型开源社区亦受到了资本的青睐。2022年5月,Hugging Face就宣布完成了1亿美元的C轮融资,公司估值达到了20亿美元,超过了目前国内大模型赛道几乎所有的初创企业。

Hugging Face用户。图源:Hugging Face官网

质量和性能,这是OpenAI目前在AI技术上手握的王牌。但随着热钱流往开源AI社区,其所创造的更加自由、灵活的开发环境将成为强劲的竞争优势。

“开源模型更快、更可定制、更私密,能力也更强大。他们用 100 美元和 13B 参数做到了我们花费 1000 万美元和 540B 参数都难以达成的事情。而且他们只需要几周就能完成任务,而不是几个月。”谷歌的内部文件就提到,“如果我们可以更快地迭代小模型,那么长期来看,大模型并不会更具优势。

纳新一面:利润飞轮加速旋转

上述OpenAI财务知情人士中的2名透露:2022年,OpenAI的收入仅有2800万美元,主要来自向应用程序开发商出售其人工智能软件的访问权限——这一收入水平,仅为微软去年全年营收的0.14‰。

但OpenAI的底气,来源于对AI引领变革的押注。2021年,Altman曾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一旦其软件达到一定的功能水平,OpenAI出售的使用权将足以覆盖成本——“基本上就像按下一个按钮,然后利润就会源源不断地进账”。

ChatGPT的推出成了OpenAI软件功能达到“一定水平”的里程碑。研究机构PitchBook的预测数据表示,OpenAI在2023年有望产生2亿美元的收入,较2022年增长150%。该机构预测,到2024年,OpenAI收入可能达到10亿美元。

虽然不尽完美,但OpenAI在办公、创作等领域已经落地了不少应用。一些投资者认为,OpenAI的软件产品能够让Google(目前市值约1.33万亿美元)和亚马逊(目前市值约1.07万亿美元)成为价值数万亿美元的公司。

作为OpenAI最早的投资者之一,以及独家云服务提供商,微软已经尝到了甜头。4月25日发布的2023年Q1财报显示,微软Q1营收为529亿美元,同比增长7%;净利润为183亿美元,同比增长9%;每股收益为2.45美元,同比增长10%。财报发布后,微软股价盘后上涨超过8%。

即便收到外汇汇率降低和能源价格上涨等因素的影响,Azure云计算服务增幅放缓至35%,市场对云服务的需求依然强劲。

微软CFO Amy Hood表示,Office 365面向企业的销售表现略好于预期,大多数注册了微软365许可证的大客户都选择了更高端的版本——富国银行分析师迈克尔-特林表示,这一切可以为微软带来超过300亿美元新的年收入,其中大约一半来自Azure云端。

在愈发强劲的开源模型面前,OpenAI与拥有Office、Bing等成熟落地场景的微软,俨然站上了同一条船:OpenAI作为微软的“外接大脑”,为微软的产品生态提供顶尖的、超前的技术服务。

而作为OpenAI的后盾,微软能提供持续的资源支持,确保模型质量的迭代更加持久——而这一点,恰恰是开源难以取胜的。

不可否认的是,在AI赛道,如今名声最响的仍然是OpenAI——这也意味着更多的用户反馈数据所带来的更优的迭代条件。但也正如谷歌泄密信所提及的,不同开源模型所组成的生态系统永远是OpenAI的潜在竞争对手。如何平衡商业利益、模型性能和成本,将是OpenAI和微软所面对的持久性命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网站受reCAPTCHA和Google隐私权政策服务条款适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