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片酬最高的演员,投资了世界上最成功的 AI 公司

作者:汤一涛
编辑:靖宇

 带火的这波 热潮,来的迅猛,让全世界措手不及。尤其是投资机构,当反应过来时, 等领头公司估值已经坐上火箭,并且背后都是硅谷巨头,已经无从入手。

然而,有一个投资人,却接连投出了 OpenAI、Stability AI 和 Anthroic,三家目前  AI 领域最火的公司。

这个人,就是好莱坞男星阿什顿·库彻(Ashton Kutcher)——一个曾经在电影中,扮演过苹果创始人乔布斯的男演员。作为好莱坞片酬最高的男演员,在洛杉矶片场呼风唤雨的他,意外地在硅谷同样成功。

作为风险基金 Sound Ventures 的联合创始人和合伙人,库彻管理着超过 10 亿美元的资金。过去 10 年,他参与投资的项目包括 Airbnb、Duolingo、Nest、Pinterest、Robinhood、Shazam、Spotify、Skype。如今,这些企业都已经是市值至少几十亿美元的大公司。

库彻曾在《乔布斯》中扮演已故苹果公司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豆瓣电影

基本上,他没有错过任何风口。

所以,理所当然的,Sound Ventures 在本月新推出了一只 2.4 亿美元的人工智能基金。风头正劲的三家 AI 公司——Stability AI、OpenAI 以及由前 OpenAI 高管创立的 Anthroic,都接受了它的投资。

一刹那,乔布斯的“影子”,就成了新的“AI 教父”。

一生只投 6 个项目

库彻新基金的战略,有些违背传统的风投原则。

Sound Ventures 说,这 2.4 亿美元只会投资 6 家公司。Sound Ventures 拒绝透露对上述 3 家公司的投资金额,但是平均下来,每家公司也会获得 4000 万美元的投资。也就是说,这是一笔高风险、高回报的投资。

这种策略出现的原因在于 AI 的高度集中性,大模型过高的进入成本决定了玩家只能是大公司,留给初创公司的机会很少。这也是 OpenAI 从一个研究机构转向商业公司的原因,

“我们将不得不在某个时候以某种方式将其(OpenAI)货币化:计算成本实在太高了。”OpenAI 的 CEO 萨姆·奥特曼()对公众解释道。根据摩根士丹利的分析,ChatGPT 每回复一次就会花掉 OpenAI 2 美分,每天至少要烧掉 10 万美元。2022 年,OpenAI 就亏损 5.4 亿美元。

Sound Ventures 预计,人工智能将在娱乐业中发挥重要作用,而 Sound Venrtures 的优势在于,库彻在这两个行业都有丰富的经验。

至于接下来还会投资什么 AI 公司,Sound Ventures 表示没有目前没有确定的 AI 业务类型,只是希望成为革命性转变的一部分。

库彻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相信,这可能是自互联网出现以来,我们将经历的最重要的技术。”“基础模型层公司正在定义这一类别,在我们看来,它们有能力改变企业和日常生活。这才是我们想要参与的对话。”

夹缝中投出“三大”

当绝大多数投资机构,上述三家 AI 公司,一家都没有投中时。库彻的 Sound Ventures 是如何在微软、谷歌这样的巨头之间,接连投资了三家公司,多方下注?

在已投资的 3 家公司中,OpenAI 和 Anthropic 存在着明显的竞对关系。

OpenAI 在创立之初带有高度的理想主义色彩。它做着和高校类似的研究工作,主张非盈利,并向公众开放研究成果。和高校不同的是,OpenAI 的资金并不来自于政府,而是埃隆·马斯克(Elon Musk)、Linkedin 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Paypal 联合创始人彼得·蒂尔(Peter Thiel)等一众硅谷大佬。

尽管这些人已经是地球上最有钱的那一批人,正如上文所说,AI 所需的计算成本实在太高,以致于研究难以为继。根据美国国税局文件,2017 年 OpenAI 在云计算上就花费了 790 万美元,约占其当年总支出的 1/4。

于是,OpenAI 在 2019 年成立了商业性子公司 OpenAI LP,变相地从非盈利公司转变为了商业公司,随后就接受了微软 10 亿美元的投资。

据说,正是这一转变导致了 Anthropic 的诞生。其创始人达利欧·阿莫迪(Dario Amodei)和丹妮拉·阿莫迪(Daniela Amodei)兄妹此前分别担任 OpenAI 的研究副总裁和安全/政策副总裁。在接受微软投资之后,两人在发展方向和理念上都与 OpenAI 发生了分歧,并带领其他 5 名 OpenAI 雇员成立了 Anthropic。

Anthropic 和 OpenAI  被认为背后是谷歌和微软的代理人之战|YouTube

和其他创业项目不同,因为大模型的高门槛,很难避免的情况是,有资格入场的通常只能是巨头,或者巨头支持下的公司。OpenAI 的背后是微软,Anthropic 背后则是谷歌。自从成立以来,谷歌已经向 Anthropic 投资了近 4 亿美元,同时谷歌云也是 Anthropic 的首选云服务提供商。

某种程度上,AI 公司之间的竞争正在成为大公司间的代理人战争,但 Staibility AI 走了另外一条路——开源。其创始人埃马德·莫斯塔克认为,大模型需要更多监督,而非仅在大公司内部运作,社区系统的开放性也至关重要。截止到 2022 年 11 月,Staibility AI 仅有 100 名员工,但其开源社区达到了 10 万人。

2022 年 10 月,Staibility AI 完成了 Coatue Management 和 Ligthspeed Venture Partners 领投的 1.01 亿美元天使轮融资。莫斯塔克说,Staibility AI 会按照自己的条件募集资金,所以会有完全的独立性。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 AI 赛道其实仍处于早期阶段,盈利模式和产品形态都还远未成熟,而高门槛决定了少数公司的竞争格局。

从这点出发,Sound Ventures 集中资金投资少量公司的策略就显得相当“鸡贼”——它既投资了大公司支持的竞争对手,也支持了具有潜力的开源公司。它不是任何一家公司的主要投资人,但无论哪家胜出,它都很有可能获利。

库彻不会错过任何风口。

从 3000 万到 2.5 亿

库彻的演员生涯开始于 1998 年的情景喜剧《70 年代秀》。在那两年之后,他就成立了制片公司 Katalyst,并从著名的创投媒体 TechCrunch 挖来了自己的首席数字官,开始涉足天使投资。

2009 年,库彻应另一个著名的风投 的联合创始人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的邀请,向 Skype 投资了 100 万美元。18 个月后,微软以 85 亿美元收购了 Skype。

到 2010 年,库彻和另外两位合伙人盖伊·奥斯里(Guy Oseary)和罗纳德·伯克尔(Ronald Burkle)一起成立了 A-Grade 投资基金,前者是麦当娜和 U2 的经理人,后者则是拥有一家私人投资公司的亿万富翁。

找到一名更了解科技的合伙人是明星投资人常见的方式。与外界的刻板印象相反,在库彻和奥斯里的这对投资组合中,库彻是更耐心的那一个,奥斯里反而更加冲动些。“我更倾向于关注 10 年的时间范围,而盖伊有时会陷入短期的灾难中。”“因此,我们在这方面相当好地平衡了彼此。”库彻这么告诉美国媒体 Variety。

在投资生涯初期,库彻就意识到了找到“需求”和为之买单的“客户”的重要性。库彻说,他最初开始投资,是因为想把那些解决日常问题的新公司,和那些需要这些解决方案的人联系起来:“追求幸福的公司最终会做得很好。”“如果你有能帮助人们找到爱情、健康或友谊的方法,美元就会追逐这些。”

A-Grade 筛选初创公司有三个要点:

  • 吸引那些他们想与之共事的创始人
  • 将解决问题作为使命,节约或者丰富时间
  • 有一个通过他们的参与可以得到提升的商业模式

在这种策略的指导下,成立的头两年,A-Grade 就做出了 3 笔现在看来无比正确的投资:向 Uber 投资 50 万美元、向 Airbnb 投资 100 万美元、向 Spotify 投资 300 万美元。如今这些都是市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

尽管也有一些失败的投资,例如 BlackJet 和 Fab.com,但从《福布斯》的统计数据来看,A-Grade 的投资回报稳定在 3.3 倍左右。在 6 年时间内,A-Grade 的管理金额从 3000 万美元成长到了 2.5 亿美元。

正如马克·安德森所说:“如果你能持续获得 3 倍的回报,你就是最好的风险投资家之一。”库彻不仅是一名成功的明星投资人,实际上他就是最好的投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网站受reCAPTCHA和Google隐私权政策服务条款适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