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两岸用工问题对香港区块链公司的影响

撰文:曼昆区块链法律服务团队

01风起香江

2023年5月31日,被众多企业期盼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发牌制度生效的前一天,香港的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发布了《有关专为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而设的全新发牌制度的过渡安排的通函》,在函件中,明确6月1日开始发牌的同时,也给了已经正式在香港实际经营业务的所有交易所一年的宽限期,引起了广泛讨论。

香港目前所发的牌照称为“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牌照”,简称VASP(virtual asset service providers),自6月1日起,如果是新的企业希望在香港进行虚拟货币交易所的业务,就必须持有VASP,已经开展业务的交易所企业也必须在一年内完成牌照申请。目前而言,香港对持牌的交易所企业仍有一些限制,首先是禁止对用户提供借贷、杠杆等服务,其次是对于上架货币,香港仍有限制,目前仅允许上架币值较大的比特币、以太币等大型虚拟货币。因此已经实际开展业务的交易所企业也必须根据目前的管理规定进行业务调整,否则恐怕难以在一年之后获得VASP。

不过总体而言,香港有着独特的区位优势,对于很多投资者而言,在香港建立一家区块链关联企业远比在在新加坡等地区更加容易,也更能发挥背靠内地带来的人力资源优势和管理成本优势。相信在新的发牌规定排除了法律风险上的疑云后,会有更多的交易所企业和相关的区块链企业将在香港设立,而为了发挥区位优势,香港企业实体极有可能走向跨两岸用工的模式。根据笔者从事劳动用工法律业务多年的经验,对于可能大规模出现的跨两岸用工情形以及一些法律风险在此进行一些前瞻。

02用工形式难题

跨两岸用工第一项难题是用工形式的难题,香港和内地是完全独立的两套法律体系,在劳动用工上的规定也截然不同,一个注册在香港的企业,与一个内地的员工,究竟是选择香港泛用的《雇佣合约》,还是内地建立的《劳动合同》,又或者是双方基于更加复杂的约定,签订《合作协议》《劳务协议》,就令许多企业不知所措。

而选择埋头推进,将书面合同放置一边,总之先雇佣员工开始干活推进项目的企业,则又会面临其它问题:缺乏书面的约定致使企业和员工之间没有建立明确的管理制度,用户数据、客户记录等商业机密面临无法良好保密的风险。

作为新兴发展的行业,人员流动极为频繁,而大部分区块链企业都没有相应意识,与员工的薪酬约定、管理约定大多数基于邮件或通讯软件的沟通,而未签署正式的协议,显然,企业就更加没有意识与员工需要签订相应的《保密协议》或者《竞业限制协议》。这原本是一个成熟的行业体系内,对于员工管理极为必要的组成部分,尤其是对于关键岗位的员工。缺乏完善的管理制度意味着如果发生员工泄密、泄露客户资料、或者是将在企业开发的技术成果带走时,企业难以采取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益。

03薪酬支付难题

跨两岸用工第二项难题是薪酬支付难题,是将企业经营过程所得的港币换回人民币来支付内地报酬,还是干脆使用稳定的虚拟货币等来支付员工报酬?两种选择都会面临各自不同的法律风险,前者内地以何种账户来接受跨境入账本身就是难题,而后者除了面临本身有部分劳动者拒绝接受外,也有税金和社会保险无法以虚拟货币形式缴纳的难题。

还有一项风险来自于币值,相对来说,使用usdt之类的稳定币该风险较小。而使用其他数字货币的企业,难免要面临币值波动的问题,如果币值发生巨大的波动,致使员工薪酬受到影响,员工也会和企业发生争议。

04税务和社保缴纳难题

在此前文章《区块链企业的劳动用工,有哪些法律风险?》中,也和大家提到,跨境支付薪酬还面临的税务上风险。企业具备着为个人申报个人所得税的义务,但是企业主体不在国内的区块链企业无法履行相应的义务,即使有些企业项目在国内注册的相关公司,但是项目的主要业务依然是由国外主体进行,国内的相关公司不负责薪酬发放,也无法履行相应的义务。

类似情形的还有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的缴纳在我国法律范围内同样是企业的义务,而且与税务不同,它同时也是许多员工的需求,我国的社会保险政策与包括落户在内的诸多社会政策挂钩,同时,医保、工伤保险等保险本身的职能,员工也会在日常中用到。在无事发生时,企业与员工友好协商,可能未缴纳社保的风险不会暴露。但如员工发生意外,比如上班途中的突发疾病、交通事故等,企业就将面临未缴纳保险的重大风险。

是否要正式与内地人力资源企业合作来完成员工的管理和税务、社保问题,是否要在内地建立办公地点等。都是用人过程中也企业需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相信随着VASP牌照申请通过,在未来的三到六个月,区块链的相关企业将会在香港大量建立,而各种法律问题也会新的出现,届时笔者也会与各企业一起关注香港区块链企业未来的发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网站受reCAPTCHA和Google隐私权政策服务条款适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