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字节“硬碰硬”

图片来源:由无界 生成

近期相继在AI大模型上发力的腾讯和字节,仍然对上一个风口元宇宙抱有期待。

据媒体爆料,Meta正在与中国科技厂商洽谈,计划将其头显Quest推向中国市场,腾讯则有望成为Quest的国内独家经销商。截至发稿,腾讯对此消息尚未给予正式回应。

早在2021年底,扎克伯格就曾被爆出向负责VR战略的相关人员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苹果可以在中国卖iPhone,特斯拉可以卖汽车,为什么Meta不能在那里卖VR?

随后,Meta便开始接洽中国科技厂商。作为潜在合作方之一,去年年底,腾讯被曝出其高管在战略讨论中围绕是否与Meta合作展开了一场激辩,当时马化腾给出的意见是先进行谈判,看看双方可能达成什么协议。

一旦腾讯与Meta牵手成功,引进中国后的Quest,势必会与字节跳动旗下的PICO展开一场硬碰硬的对决。

在全球/VR市场份额上,Meta目前保持着绝对领先。据市调机构IDC数据,2022年全球AR/VR头显出货量为880万台,Meta独占80%,排名第二的PICO占10%左右,余下10%由其他厂商瓜分。

但聚焦到中国市场,PICO则是一家独大。Counterpoint数据显示,2022年,PICO以43%的出货量领跑中国市场。以国内市场为支点,PICO在去年尝试出海,登陆欧洲、东南亚,颇有进一步蚕食Meta份额之势。

经历过社交、游戏、小说、音乐等一场场软件之争后,腾讯和字节的新战火,开始烧到硬件领域。

01

AI大模型浪潮的冲击,已经让一众全球科技大厂缩减了在元宇宙方面的投入。

今年二月开始,各家公司纷纷启动从元宇宙到大模型的风口转换:微软解散了刚刚成立4个月的工业元宇宙团队;百度官宣了“文心一言”项目,之前的元宇宙项目“希壤”被抛诸脑后;字节对PICO进行了一轮人员优化;腾讯则被传解散了旗下XR(AR、VR、等多种技术的统称)团队。后续腾讯回应,解散报道不实,实际情况为变更硬件发展路径,相关业务团队进行调整。

除了风口变换之外,需求端的萎缩,也是大厂从元宇宙撤退的一大因素。据IDC数据,受宏观经济形势严峻和疫情高基数影响,今年一季度,AR/VR头显整体市场同比下降54.4%,其中中国市场出货同比下滑37.6%。

但IDC认为,当下正是行业转折点,新入局者和下一代头显的到来,将推动市场增长。

6月苹果首款头显Vision Pro的正式发布,无疑给身处寒冬的XR行业,重新点燃了一把火,并让腾讯看到了再次押注XR设备的现实可能性。

更重要的是,作为中国TOP2内容平台,相比其他科技厂商,腾讯和字节有着更多不愿放弃元宇宙赛道的理由,也更容易从XR设备中获取收益。

Meta Quest头显的成功,证明了设备+内容+体验模式正走向成熟,尤其是游戏场景。“VR绝不仅仅是一个游戏主机,还是一个泛娱乐终端,视频、社交将会继续带来下一波爆发式成长。”PICO创始人周宏伟曾对此解释道。

长期关注内容生态的投资人吴昊向字母榜分析道,加码硬件,是腾讯、字节们必须要走的一步。当年Meta VR也是卖一副亏一副,但扎克伯格为了生态,一直都没有放弃。

“苹果、谷歌、微软都有IoT硬件,如果Meta没有,那(它)就会失去巨大的市场机会。回到国内,面对阿里、百度等巨头在IoT已有建树的情况下,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腾讯和字节。”

在吴昊看来,拥有自己的智能硬件,将是腾讯、字节在IoT时代为内容、社交、游戏等寻找的发展载体,是一个链接、承载和触达用户的梯子。

为此,腾讯曾先后尝试收购PICO和游戏手机厂商黑鲨,纷纷折戟后,去年6月,腾讯IEG成立XR事业部,决心自研硬件。然而在该部门负责人沈黎因“个人原因”离职后,该团队不得不暂停,并最终解散。

字节也在密集推进硬件方面的布局。2019年收购锤子科技,成立新石实验室硬件中台,并随后推出大力智能学习灯,但随着“双减”落地,这款硬件逐渐销声匿迹。手机、台灯后,PICO接棒,成为字节在硬件领域的第三次重大尝试。

02

字节靠收购PICO入局,腾讯则寄希望于代理,两家公司殊途同归,在XR的硬件赛道上再次相遇。

从2018年的“头腾大战”开始,腾讯和字节的竞争一直是互联网行业的保留节目,腾讯曾想方设法拖慢字节在短视频业务上的进度,而字节则在腾讯的基本盘——社交和游戏领域重金投入,直到最近两年,双方的火药味才渐渐变淡。

竞争偃旗息鼓,一方面是行业逐渐成熟,监管趋于完善,另一方面则是市场下行趋势下,大厂不再四处出击,纷纷由扩张转向收缩。

去年开始的“降本潮”下,腾讯先后关停了小鹅拼拼、企鹅电竞、看点App、掌上WeGame等项目,字节也下架了可颂、派对岛、识区、飞聊等App。

这种趋势一直延续至今,今年一季度,腾讯营收1499.9亿元,同比增长11%,重回两位数增长,显现出复苏迹象,然而在降本增效上,腾讯并未动摇。7月5日,腾讯旗下音频平台企鹅FM发布下线公告。

一次次业务调整中,互联网行业新的主基调渐渐清晰:对低价值边缘业务关停并转,把有限的资源投入到核心业务和战略业务上。

除了关停边缘业务减亏以外,腾讯和字节都在加大力度挖掘现有业务的商业化潜力。今年以来,腾讯在视频号和游戏商业化上开始发力,提高外界对腾讯收入增长的预期;字节则在地产、大健康等领域收缩,专心围绕抖音做商业化,重点就在电商。

一位字节员工向字母榜表示,公司目前招聘的增量主要在电商,电商以外的部门用人需求多依赖“内部活水”。

除了在高价值业务上巩固优势、继续掘金外,大厂有限的资源流向了更前沿的领域。

今年6月,腾讯云首次正式向公众揭示了其行业大模型的研发进度,并发布了针对B端客户的大模型一站式服务——腾讯云MaaS。几个月前,腾讯总裁刘炽平在一季度财报电话会上表示:“AI模型将在未来成为核心优势”。

字节火山引擎同样在6月发布了大模型服务平台“火山方舟”,成为AI大模型竞赛中的又一大厂玩家。

而据《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近期还组建了机器人团队,目前已有约 50 人,并计划年底扩充到上百人。该业务目标一是生产一些机器人,优先服务字节的电商履约需求;二是关注前沿技术,探索把AI大模型能力用到机器人上。

03

AI大模型的新风口,也并不好追。据网络分析公司Similarweb数据,今年前5个月,全球访问量环比增幅分别为131.6%、62.5%、55.8%、12.6%、2.8%,增长幅度明显下降;6月份ChatGPT的访问量环比下滑9.7%,为其推出以来首次。

C端数据的下滑给乐观的市场预期浇了一盆冷水。相比之下,元宇宙的愿景似乎更加现实。同样是长周期、高投入的业务,用户对XR赛道的感知更加明显,苹果的入局也给行业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下一代计算平台或许已经触手可及。

本质上,腾讯和字节都是依靠内容平台为用户提供服务,两家公司都无法绕开XR这个赛道,但两家距离正面碰撞还有时日。

首先,尽管与Meta的谈判有了一定进展,但腾讯想要成功代理Quest还面临着诸多挑战:一方面,扎克伯格的言论立场可能对Quest入华造成阻碍;另一方面,VR上的内容审核会受到多大限制仍是未知数。参考腾讯与任天堂的合作,国行Switch发售至今三年有余,拥有超高人气的游戏《塞尔达传说》,却始终没能过审。

但对于Meta和腾讯来说,好消息在于,即使存在短板,国行Switch的销量依旧达到了预期。国行Switch凭借较低的售价和本地化运营,上线一年后销量达到100万。“到现在销量可能有300万。”有游戏行业人士估计。

至于Quest头显入华可能面对内容上的限制,该人士表示:“只要没有硬件锁,就可以刷机,先进来(中国市场),再找其他办法。”

即便Meta和腾讯成功牵手,对PICO来说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目前不论是PICO还是Meta Quest,面临的最大问题都是内容生态建设和消费者教育不足。从创新扩散的角度来说,目前的XR市场还处于相对早期的阶段,Meta入华可能会产生类似特斯拉国产化的效果,加速XR设备的普及进程,从而形成规模效应,摊薄内容生态的建设成本。

随着更多消费者、创作者加入,加速技术升级迭代,那时才是腾讯、字节在XR赛道“硬碰硬”的时刻。

参考资料:

  • 《Meta:渡劫完毕,满血复活》海豚投研
  • 《字节PICO裁员,大厂集体撤退元宇宙》豹变
  • 《字节苦等PICO起舞,一张90亿元的船票正在贬值》雪豹财经社
  • 《Meta希望进军中国市场 据称正与腾讯就VR头显洽谈合作》财联社
  • 《XR“失宠”?头显出货量下降超三成,元宇宙再降温》21世纪经济报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网站受reCAPTCHA和Google隐私权政策服务条款适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