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 VR 头显想进中国不容易

7月3日,美国《华尔街日报》披露了扎克伯格的公司正与腾讯关于将Meta的/头显产品Question引入中国市场的消息,并附上扎克伯格2021年底曾抛出的一个问题:

引发外界对Meta头显产品进入中国的遐想。

作为元宇宙的入口设备,VR/AR头显有机会成为下一代互联网的智能终端。对All-in元宇宙的扎克伯格来讲,全球布局VR/AR头显有重要的战略意义。由于设备对个人数据更深入的搜集筑高了其数据合规的难度,且与Facebook这样的社群媒体有着天然的连接,Meta的合规条件同和特斯拉汽车进入中国有重大的区别。

同时,考虑到过去几年扎克伯格在对华和对中国企业的表态和作为上,Meta头显要真正走进中国市场,可能还需要更良好的内外部因素。

Meta牵手腾讯,冷饭新炒能否出新局?

红极一时的“元宇宙”概念让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一度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但热度之后,是VR/AR行业的不温不火。原本被业内普遍看好的苹果Vision Pro近日已宣布大幅减产,2024年计划产量由100万台大减到40万台,显示出公司对VR/AR消费市场的信心不足。

根据IDC数据,2022年全球AR/VR头戴设备出货量下降20.9%。目前Meta占据全球最大份额,但市占率遭受来自索尼与字节跳动激烈的竞争压力。索尼的PSVR2在2023年第一季度以32%的市场份额稳居第二位,Meta将将拿回其全球超过50%的市占率。中国企业在被字节跳动收购之后表现有所改善,但在索尼新机发布后,2023年第一季度出货量下降了38%,以7%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三。

尽管市场数据不佳,但扎克伯格对从头显设备入手建立“元宇宙”帝国的热情并未减弱。今年6月初,Meta抢在苹果公司发布Vision Pro之前发布了其最新的Quest3。与标价3499美元的Vision Pro相比,Quest3 售价只有Vision Pro 的七分之一,展现出Meta的巨大优势。上述《华尔街日报》文章指出,如Meta能与腾讯实现合作,腾讯将成为包括Quest 3 在内的Meta头显的国内独家代理商,腾讯游戏也将进入Quest3等设备,Meta借此可与字节跳动的Pico在国内市场展开竞争。

2022年12月,光大证券发布研报表示,2022-2025年为VR件性能爬升期,2025年有望达到硬件成熟。2025年后,VR发展会进入应用生态发展期,更多内容和场景的出现会大幅提升市场需求,带来下一增长拐点。

在全球VR/AR格局中,中国市场无疑是最重要市场之一。根据IDC预测,2021-2026年中国AR/VR市场将以每年42.2%的速度保持高速增长,在涨幅方面位列全球首位。到2026年中国AR/VR总投资规模将超过120亿美元,占全球24.4%,市场体量仅次于美国。

2022年11月,工信部等五部门联合发布《虚拟现实与行业应用融合发展行动计划(2022—2026年)》,提出了到2026年我国虚拟现实总体产业规模应当超过3500亿元,终端设备销量超过2500万台,培育100家具有较强创新能力和行业影响力的骨干企业等目标。未来中国在虚拟现实领域无论从市场体量还是产业链布局都将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

目前国内的电商平台主要销售Pico与华为的VR/AR头显产品,无法搜索到Meta以外的其他进口产品,可能与VR/AR头显运行的合规要求有关。

如果Meta真能与腾讯牵手,并跨越合规障碍,无疑会为如今颇为沉闷的国内VR/AR头显市场投入一条“鲶鱼”。

VR/AR头显的中国合规要求考验Meta诚意

Meta进军中国市场的想法看起来让人兴奋,但前提是Meta真正愿意遵守中国法律,满足中国法律在虚拟现实领域的监管要求。

首先是数据搜集的合规。

近日,有美国罗格斯大学研究表明,通过一项黑客技术可以对目前市面上使用内置运动传感器的 AR/VR 头盔来记录使用者的面部动态,窃听者可以推导出简单的语音内容,包括数字和文字,从而推断出敏感信息,如信用卡号码、社会安全号码、电话号码、PIN 号码、出生日期和密码。暴露这些信息可能会导致身份盗窃、信用卡欺诈以及机密和医疗保健信息泄露。

上海君澜律师事务所夏梦雅律师认为,目前VR/AR头显设备可收集用户虹膜、指纹、身高、体型、声纹等外部生物特征,也可通过监听用户心跳频率、跟踪肌肉反应等获取用户生理信息。VR产品可直接收集的数据并非仅单独存在,若对其进行组合处理,可能获得更有信息价值的间接数据,例如身体数据可生成关于用户健康状况报告、通过瞳孔放大程度可判断用户对某人或某物的偏好;通过眼球跟踪可判断用户是否认识某人等。此类数据一旦被非法转移与交易,不仅侵犯用户隐私权,也可能会带来诸多社会问题,陷入科技伦理冲突。

根据《个人信息保护法》,生物识别信息属于敏感个人信息,个人对其信息享有知情同意权、撤销权等权利。《信息安全技术个人信息安全规范(征求意见稿)》第4条规定了个人信息安全基本原则,包括选择同意原则、最小必要原则、公开透明原则、主体参与原则等原则性要求;2019年发布的《信息技术-安全技术-生物特征识别信息的保护要求》(征求意见稿)》第5条规定了生物特征识别系统安全要求,第6条规定了生物特征识别信息管理要求。这些都是Meta进入中国后必须遵守的合规基础。

目前,虚拟现实技术的应用还处于早期,针对虚拟现实技术对生物数据搜集的规范与判例将随着应用的普及而不断更新。Meta能否落脚中国,也要看其遵守中国法治发展的意愿。

其次,外资企业在中国搜集数据需要满足数据本地化存储的合规要求。

早在2018年2月,苹果公司便宣布其中国内地的iCloud服务将由云上贵州大数据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运营,苹果公司数据实现本地化。2021年5月,特斯拉也在其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其已在中国建立数据中心,以实现数据存储本地化,并将陆续增加更多本地数据中心,使所有在中国大陆市场销售车辆所产生的数据,都将存储在境内。

毫无疑问,Meta要能实现国内运营,实现数据本地化的合规要求是Meta必须实现的。

事实上,Meta公司此前在数据隐私保护和跨境数据传输方面的记录并不让人放心。今年5月,脸书(Facebook)母公司Meta因向美国发送欧洲用户信息,违反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而被欧盟隐私监管机构处以13亿美元的罚款,创下欧盟此类罚款的最高纪录。

第三,网络信息内容治理的合规。

根据2020年3月1日起实施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网络信息内容服务平台应当履行信息内容管理的主体责任,VR应用开发者及运营者应当注意履行上述规定中的内容治理义务,做到内容治理合规。

如何遵守上述规定,可能是Meta进入中国面临的最大考验。

众所周知,Meta并非一家传统的硬件制造企业。Meta进军VR/AR头显、智能手表等硬件市场是为其元宇宙与社群媒体提供入口。扎克伯格旗下脸书、Instagram 等社群媒体因不接受内容治理要求无法落地中国大陆。如果Meta与腾讯实现合作,对于网络信息内容的合规管理,腾讯自然有更为丰富的经验,同时腾讯自身有着中国最大的社群平台与最强的游戏设计能力。从合规角度,将社群与应用管理委予腾讯自然是最安全的,但这对Meta而言又可能失去让元宇宙进入中国的主动权,让Meta成为单纯的设备提供商,但这对Meta而言又有多少价值呢?

砸完中国的锅,Meta还能吃中国的饭吗?

Meta公司的营收自2020年第四季后便起伏不定,在2021年第四季接近350亿美元后很快下跌到接近2020年第四季水平。尽管营收增长停滞,但扎克伯格仍然坚持在元宇宙和VR/AR领域的投入。2022年,Meta的Reality Lab(包含元宇宙、VR/AR领域研究的专门部门)的亏损达到137亿美元,比2021年的亏损额102亿美元又增加了30%。该部门在2022年营收只有21.6亿美元,比2021年的22.7亿美元还有所下降。1尽管扎克伯格曾告诫投资者,其对Reality Lab的投资可能要到2030年才能获得丰收,但不断增长的亏损仍可能让Meta的VR/AR部门开始不得不寻找增加营收的渠道。

不过,根据上述《华尔街日报》文章透露的消息,Meta公司早在2021年便开始寻找可合作的中国公司,除了腾讯之外还接触了联想。至今可见,接触的过程并不顺利。

Meta进入中国最大的障碍是其不愿遵守中国法律的态度和自特朗普政府后期开始展现的“砸锅”姿态。由于不愿遵守中国法律,脸书2009年停止了在中国大陆的运营,且从这一时点开始,扎克伯格便不断攻击中国与中企。

扎克伯格曾在乔治城大学演讲称,TikTok不像Facebook这样致力于言论自由,对美国价值观和技术优势构成风险。此后,Meta高管持续在各种场合对TikTok在意识形态上进行攻击。2020年众议院举行的一场包括Facebook、亚马逊、苹果公司和谷歌领导者的听证会上,扎克伯格不同于其他几名高管相对尊重事实的发言,直接指责说“我认为,中国政府从美国公司窃取技术是有据可查的。”2

但随着Meta转向消费电子产品的开发,Meta与中国的关系越来越显得尴尬。

2022年12月,《华尔街日报》另一篇文章指出,尽管Meta长期对中国和TikTok等中企持敌对态度,但当Meta由一家主要发展互联网应用的公司向一家硬件提供商转型的时,便“撞到了墙上”。旗下Oculus VR/AR头显的生产非常依赖中国大陆产业链,没有搬离到台湾、越南、印度等地。身披“中国制造”的标签让扎克伯格对华强硬的人设看起来“虚伪”。3

此文还提到,尽管目前Oculus VR/AR头显的最主要供应商是中国的歌尔科技,脸书广告也有很多来自中国公司,但Meta却无法进入中国市场。与此同时,由于Meta VR头显无法摆脱对中国产业链的依赖,不仅使其在美国国内受到“将工作机会转移到中国”的攻击,也无法绕开关税和中美关系的政治风险。

参考资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网站受reCAPTCHA和Google隐私权政策服务条款适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