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退潮,林俊杰只是韭菜之一

文 | 毒眸 来源:钛媒体

已经从舆论场中消失很久的,最新的一条消息,是林俊杰的元宇宙房产投资大跌了91%。

在2021年,元宇宙一度是几乎所有行业的宠儿。这个集合了当下所有热门概念(AI、、云技术、区块链)的综合体看起来无比性感,也因此让许多从业者、投资人乃至玩咖涌入其中。

林俊杰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之一,去年11月,他在知名元宇宙平台Decentraland上购买了一块价值12.3万美元的地产,还曾表示对元宇宙非常感兴趣,并计划在 Decentraland 上建立音乐工作室和表演舞台。

不过,当风口退去,热钱消散时,Decentraland上的交易量和成交价大跌,林俊杰购买的土地价格也降到了1万美元左右,较其购买时价格跌去91%。

历史正在发生戏剧性的转变 ,本来被元宇宙纳入子集的概念——AI,正在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当人们的注意力一股脑地涌向这个看起来更务实也更能展现其能力的技术时,元宇宙成了明日黄花。

试图在这个概念中投资并获得收益的人,反而成了被镰刀挥向的韭菜。

记得韭菜成熟时

由于技术层面缺乏实质性的突破,尽管被国内外各个互联网大厂追捧,但元宇宙仍停留在概念的阶段,而鲜有实际的应用。

即使有诸如改名为Meta的Facebook号称全力投入制作元宇宙,其打造出的面向公众的产品Horizon Worlds也遭到了不少吐槽,留存用户堪忧。而国内由百度打造的元宇宙产品,甚至在初始版本命名上直接从负数开始,充分体现了技术和应用双重层面的不成熟。

不过,缺乏实际应用,并不代表资本市场不欢迎。经济学家罗伯特·希勒曾提出过“动物精神”的理论,认为金融市场的价格很大程度上会受到人们的信心和感情的影响,而这些因素不一定与市场基本面因素相一致。

因此,尽管元宇宙并没有实际产品问世,甚至连概念都不特别明晰,国内外的追捧仍然促使了资本市场的活跃。当不少人都相信元宇宙会成为所有行业的未来时,投机者和投资者就同时诞生了。

2021年9月6日,一家名为中青宝的游戏公司在其公众号发文称,公司致力于打造一款虚拟与现实梦幻联动模拟经营类的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随后公司股价连续两日涨停,因此中青宝被市场称之为“知名元宇宙概念股”。到2021年11月11日,中青宝盘中一度涨至最高42.63元/股,总市值突破100亿元,两个多月时间涨幅超过389%。

流行的概念促成了金融市场的火爆,而使用资本手段的人并不手软。2022年2月20日到3月25日,中青宝董事长减持了786万股,套现金额达1.9亿元。

与董事长的套现相反的是,据市场数据显示,2021年一季度,中青宝有散户4万人,到了2021年底变为了9.4万人,直到2022年一季度,依然有9.2万散户。一个合理的推测是,这多出来的五万人冲着元宇宙的概念涌入,但并没有能在合适的时间退出。

元宇宙的伴生品,也曾是资本市场热炒的产品之一。NFT被认为是元宇宙的基石,中信证券曾发布公告称,“NFT 将是元宇宙的数字资产确权解决方案。”

周杰伦就曾购买过与NBA球星库里同款的无聊猿头像,2022年1月,他还在ins上亲自换上了幻象熊头像,该产品由周杰伦和好友Ric Chiang创办的潮牌PHANTACi推出。在周杰伦的宣传下,10000枚幻象熊NFT不到40分钟就售罄,售出估值也达到了6200万元人民币。

2022年底,周杰伦还通过运营自己的IP推出了数字藏品,名为Demo空间。其玩法类似盲盒,用户可以通过购买不同价格的钥匙打开这个空间,并以数字人的身份边听音乐边挖彩蛋。上线一天后,Demon空间售出了近6万个,以最低价格20元计算,销售额也达到了120万元左右。

当然,这两种产品也对应着不同的形式。后者是一种固定价格的NFT产品,且有偶像消费的含义在,一位购买了此产品的周杰伦粉丝告诉毒眸,她购买Demo空间并非为了数字藏品,而是为了支持正版Demo。同时,该产品也限制交易行为。但前者就更多有交易和炒作的意味在,但当用户意识到,这类产品实际上并不具备高额价值时,交易价格也就瞬间下跌。

据《财富Fortune》报道,“幻象熊”NFT在二级市场的售价,曾从0.26 (时值约984美元)瞬间飙升到6.39ETH(时值约21700美元),但随后立马开启漫漫熊市。不到半年时间,该系列的最低买入价,自高点暴跌了96.6%。

NFT之外,元宇宙虚拟地产也曾是资本市场热炒的方向之一。与周杰伦同为娱乐圈人士的林俊杰则亲自下场购买了元宇宙虚拟地产。只不过,周杰伦帮助好友售出巨额NFT资产,林俊杰却把自己套进去了。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林俊杰购买地产的元宇宙地产销售平台Decentraland,成交价中位数已从2022年的45美元跌至5美元,下跌近90%。此前2022年11月,林俊杰花12.3万美元在Decentraland购买的3块虚拟地产,目前价值仅为约1万美元,浮亏91%。

林俊杰则在社交平台发布了自己的钱包照片,表示“听说最近很多人想帮我理财”,疑似回应这条消息。

除了此类面向小众人群的资本投资之外,也有人选择将目光放在更大众的知识付费赛道上。在概念火爆的初期,一些在知识付费平台上的元宇宙课程,就曾售出数万份,销售额达百万,最先吃到了元宇宙的红利。

如果这些人群因此而进入了元宇宙投资市场,损失的恐怕就不仅仅是30元的课程费用了。

大厂换乘,游客下车

林俊杰购买虚拟地产,多少有些玩票的意外在。但确实有不少人是冲着概念的兴起去投资,并希望能够从中获利的。市场也确实给出了超出想象的回报,但并非所有人都在恰好的时间段内买入卖出,最终有不少人抱着割韭菜的心思入局,但却被短线的价格浮动割了韭菜。

产生这样的结果,也和市场信心的消失有关。前年开始,直到去年年中,众多大厂的下场和大量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在无形之中增加了用户的信心。不过,今年以来,元宇宙却呈现出较为衰退的状态。

大厂的元宇宙进展停滞是直接的导火索。

其中,改名为Meta的Facebook最为明显。2021年10月,Meta正式宣布从“Facebook”更名为“Meta”,全力押注元宇宙。扎克伯格曾在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假设Meta在未来5年至少每年投资100亿美元,到2026年Meta的投资就将达到700亿美元。但这还只是保守数字,Meta到2030年初期的投资很可能接近1000亿美元。

但重金投入显然没能给Meta带来应有的回报,据Meta公布的2022财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Meta四季度营收321.6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336.71亿美元下降4%;净利润46.52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 102.85亿美元下降55%。

其中,公司元宇宙部门仍未实现盈利。2022年四季度营收7.27亿美元,同比下降17.1%;期内亏损42.79亿美元,这是由于虚拟头显(VR headset)Quest的销售额下降;2022全年亏损137.17亿美元,与2021年亏损的101.93亿美元相比,扩大34.57%。

新项目亏损对于大公司来说并不意外,最直接也最影响投资人信心的,是其元宇宙产品Horizon Worlds的糟糕表现。一项对于Horizon用户的调查显示,用户称并没有在该平台发现喜欢的虚拟世界,也找不到可以一起玩的人。还有用户反馈虚拟形象看起来不真实,以及人物没有腿部等。

这些原因进一步将用户推离Meta的元宇宙,2022年10月15日,《华尔街日报》报道称,Meta旗下的虚拟社交平台Horizon Worlds未能达到目标预期。该平台的用户数量距离最初设定的50万目标还差30万,且用户数量还在持续下降。

其他一众本来有元宇宙计划的公司也纷纷停下了脚步。据媒体报道,微软裁撤了成立仅数月的工业元宇宙团队,多个国内互联网的元宇宙业务相继停摆。只有三年累计亏损24.12亿元、急于上市的soul,仍坚持在官网上声称自己是“年轻人的社交元宇宙”。

大厂们的失势进一步推走了本来仅仅是为了短线收益而来的投资者们。林俊杰购买地产的平台Decentraland,根据 NonFungible.com 的数据,目前日活跃用户数(DAU)为 650 左右,而月活跃用户数(MAU)为 3 万左右。

资本市场受冷,仍然坚持元宇宙的变成了一些本来就不在舆论中心的行业,今年4月9日,广西和重庆还联合打造了“首个沉浸式溶洞元宇宙——贺州紫云洞元宇宙项目”。今年1月,张家界还推出了景区元宇宙平台“张家界星球”。这些元宇宙项目多半主打沉浸式体验和数字生态,虽然未必和最开始的元宇宙概念相吻合,但确实给一些景点提供了新的体验项目。

在元宇宙退潮的时间里,曾经被纳入元宇宙子集当中的AI,却在近段时间得到了突飞猛进的进展。今年3月,全世界最早上马元宇宙概念的Roblox也表示,会推出生成式AI游戏创建工具。

RobloxStudio负责人StefCorazza表示,这些工具可以“帮助自动化基本编码任务,让用户可以专注于创造性工作。”这意味着能够用户可根据简短提示,生成代码片段和游戏内物件纹理。

的火爆,更是再度促使资本市场火热。且与元宇宙不同的是,Chatgpt的技术更加看得见摸得着,这毫无疑问吸引了大众新的注意力。

很快,国内不少项目开始上马。自从百度最先发布文心一言之后,不少互联网大厂也上马了自己的类Chatgpt项目,诸如阿里的通义千问、360智脑、腾讯混元等等。没有人顺着李彦宏的意思在车轮子上造车,反而一个个又开始造起了轮子。

回想起前两年几乎同时间的元宇宙热潮,这也不失为一种讽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网站受reCAPTCHA和Google隐私权政策服务条款适用。

Scroll to Top